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当前位置:主页 > 深圳市物业管理协会 > 广东 摩拳擦掌分羹国企改革

广东 摩拳擦掌分羹国企改革

时间:2021-11-20 14:18 来源:未知   点击:

  广东省政府参事、经济学教授陈鸿宇告诉南都记者,这一轮的国资国企改革,从中央领导的表态讲话,以及政府部门的相关文件精神看,混合所有制是基本的改革方向。在改革过程中,国资和民资完全可以依法组建有限责任公司,按持股比例约定出资,比例如何划分、由谁控股这些问题都可以具体讨论。

  近日全国两会上,国企改革再次成为热点话题,从中央到地方,国资国企改革势在必行。3月5日人大会议上,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也专门提及,将制定非国有资本参与中央企业投资项目的办法,在金融、石油、电力、铁路、电信、资源开发、公用事业等领域,向非国有资本推出一批投资项目,在更多领域放开竞争性业务,为民间资本提供大显身手的舞台。目前,包括广东省在内的多个省份都已经制定相关政策,确定了以混合所有制为国企改革的方向。

  近期,广东省委、省政府向媒体通报表示,《关于进一步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意见》将正式出台,同时配套的《关于深化省属企业改革的实施方案》也将公布,大幅提升混合所有制企业比重是此轮广东国企改革提升国有资本控制力和影响力的重要抓手。

  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多位民企人士均对未来的混合所有制抱有很大的兴趣,表达了强烈的参与意图。律师关嘉文认为,推动改革时要完善相应的规则,让双方都能受益。省政府参事陈鸿宇则指出,关键是政府要相信市场,按市场规律办事。

  向混合所有制转化关键是未来混合所有制企业内部的公司治理、股权管理等问题,如果能按市场规则运作,则并不难解决。解决这一矛盾的关键,是要让企业的经营者由向政府、上级负责,改为向市场、向持股人负责。

  2月份的全省国资国企改革发展工作会议上,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徐少华讲话中表示,本轮国资国企改革将大力推进国有企业股权多元化改革,积极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2017年,混合所有制企业户数比重超过60%,允许混合所有制经济实行员工持股。省国资委主任吕业升则表示,广东国资国企改革将从目前以管资产为主向以管资本为主转变,以掌控资本投向、促进资本流转、提高资本回报为重点。

  2月27日上午,广东省属国有企业与民间资本对接会在广州召开,会上,共有10家省属企业与合作方现场签约,引进民间资本超过500亿元,招商项目涉及交通运输、建筑建材、冶金矿产、贸易、电力、旅游休闲、房地产开发、金融投资、医疗卫生、信息、物业管理、环保绿化、专业技术服务等13个行业。

  早在改革风声刚刚吹动时,市场已经引起不小的反响。在股市上,广东的上市公司粤水电、珠江钢琴、佛塑科技、广弘控股等股票连连上涨,这些股票被打上了“国企改革概念股”的标签。粤水电近期发布公司公告称,2月27日的省属国有企业与民间资本对接会,公司控股股东广东省水电集团有限公司参加了会议,在其上报的与民间资本对接项目中列报了公司轨道交通、建筑安装及能源投资三个项目。粤水电表示,这是广东省水电集团响应广东省国资委推进国企混合所有制经济改革的号召,积极探索混合所有制经济所提出的思路和设想。

  有券商分析师告诉南都记者,这一轮的国资国企改革,会将更多的资源释放推向市场。该分析师表示,因为金融、能源、通信、公用事业等领域,传统上是民营资本进入门槛较高的,从目前的改革走向来看,这些领域的资源将大量推向市场,通过市场的方式运作。

  广东省政府参事、经济学教授陈鸿宇告诉南都记者,这一轮的国资国企改革,从中央领导的表态讲话,以及政府部门的相关文件精神看,混合所有制是基本的改革方向。在改革过程中,国资和民资完全可以依法组建有限责任公司,按持股比例约定出资,比例如何划分、由谁控股这些问题都可以具体讨论。

  广州一家市属国企高管告诉南都记者,目前省国资委动作很大,但市国资委的政策走向尚不明朗。该国企目前暂无改革动作。对于未来的改革,该高管表示,具体的改革路径、方式,未来还要由上级政府部门决策,他们也在等待相关政策。

  而对于这一轮国企改革,不少民营企业则已经表现出了很大的参与热情,近日南都记者采访多位民营企业高层人士,不少人均表示,非常希望能够参与相关改革。

  致力于提供供应链解决方案的广州卓志集团市场总监李金铃告诉南都记者,该公司对于广州港务、航运系统的一些项目很感兴趣,希望能够参与。李金铃介绍,去年10月,该公司已经与广州港集团合作,在南沙成立了一家广州通港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该公司将在南沙港区成立市场采购出口商品检验检疫集中检管区,是为了配合南沙出入境检验检疫局推出“市场采购出口商品集中检验”新业务,以便搭建一条“市场采购商品”出口主渠道。李金铃表示,这样的项目以前很少能让民营资本参与。李金铃表示,目前他们对黄埔港、电子口岸等项目都很有兴趣,希望未来能进一步参与。

  “以项目带动合作,是我们期望的一种合作方式。”广州三帆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王锐告诉南都记者。该公司此前一直在与一些省属国企及央企洽谈合作。据介绍,三帆科技此前已经与一些汽车企业合作,为车企进行会员数据的处理,从中挖掘营销增长点等。目前,王锐已先后与一家省属交通企业,以及一家国有航空公司洽谈合作,对这些公司的会员数据进行挖掘。王锐表示,去年以来,这些国企都表现出很浓厚的合作兴趣,希望能开发相应的手机A PP等方式进行经营。他希望能和国企通过合资建立新的公司的方式进行运营。不过,由于这类项目投资周期较长,短时间无法见到效益,目前双方最终还未谈成。

  陈鸿宇指出,对于合作项目的投资周期等问题,未来混合所有制企业应该自行根据风险、市场状况等进行合理评估,再进行决策。这一过程是企业行为,政府只需做到不干扰企业的经营,不要轻易通过补贴或者奖励措施等进行引导,应让企业按市场规律去办。

  广州一市属国企高管告诉南都记者,未来国资和民资要能握手,国资也需要表现出应有的姿态。不过,该高管同时表示,目前一些国企还未真正接受市场的洗礼,将是改革需要突破的难题。有民营企业人士告诉南都记者,他们在与一些国企合作中感到,一些国企的管理人员与其说是企业经理人,更像是“企业干部”。

  近期将出台的广东省《关于进一步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意见》中提到,职业经理人制度将全面推行,形成市场化的企业人事、劳动、分配制度和长效的激励约束机制。国资委将转变以管企业为主的监管模式,向以管资本为主加强国有资产监管。李金铃则指出,关键是未来混合所有制企业内部的公司治理、股权管理等问题,如果能按市场规则运作,则并不难解决。陈鸿宇告诉南都记者,解决这一矛盾的关键,是要让企业的经营者由向政府、上级负责,改为向市场、向持股人负责。

  在一些涉及公用事业的领域,有专家学者提出可以采用“金股制”的方式,由国资保留一票否决权。关嘉文认为,金股制度,在我国曾经有实践的案例。这种制度,被认为能够有效协调国家的控制力和民营化后企业自主经营之间的矛盾。但目前,关于金股制度,我国仍缺乏具体的法律规定,有待理论及实践的进一步探索。

  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有民营企业人士也表达了自己对于法律风险等问题的担心,相关人士表示,希望能够看到明确的政策细则,才决定投资与否。广州天穗律师事务所关嘉文律师对南都记者分析,关于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的问题,首先,如何厘清国企股权的价值,是民资进入国企时的一个难题。比如说,在垄断性行业中,国企股权的真正价值恐怕不能仅通过企业目前持有的资产来衡量。那么,如何能在避免国有资产流失的同时,又确保转让价格对民间资本有足够的吸引力,需要先制定更完善规则。其次,企业经营过程中,在避免国有资产流失的大前提下,如何保护民间资本的股东权利,在管理上存在实际的难题。比如,企业在当年度产生了利润后,如分配给股东的利润高,则会增加企业下一年度的融资成本。反过来,民间资本如果连投资产生收益的权利都不能充分实现,那么这样的合作恐怕不能长久。

  李金铃介绍,此前在与广州港的合作过程中,他们也考虑到了法律风险的问题。因此,在成立新公司时,他们聘请了专业的法律团队,在公司章程中已经就各类法律问题进行了规定,因此,公司运行半年多来,并没有遇到这类问题。

  陈鸿宇告诉南都记者,国资和民资未来在合作过程中,应该按市场规则、相关法律办事,这样才能够让国资、民资双方平等合作,共同受益。“合同中有相关的约束条款,应该遵守合同规定。”陈鸿宇说。

  全国政协委员、深交所理事长陈东征9日表示,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作为基本经济制度的提出,对资本市场是重大利好,其实现的主要阵地应当是资本市场。国有资产流失、民营资产被侵吞的顾虑在资本市场出现的概率相对较低,希望各方探讨,以较小的代价,尽快走出一条成功之路。

  在全国两会期间,重庆、浙江等省市的相关代表委员都对媒体谈了国企改革的相关思路。重庆市国资委主任廖庆轩表示,混合所制的推进重点是竞争领域企业,即便是垄断企业,也可以切出可以市场化的部分。例如,石油行业的油气站,航空产业的航空食品,都可以采取市场化手段运作。一些基础设施的管理也可以拿给民企、外企来做。对于重庆国企改革进程,廖庆轩估计,5年左右,八成以上竞争类国企会实现混合所有制,相当一部分会全部退出。

  关于外界关心的国企上市问题,廖庆轩透露,重庆商社集团、四联集团正准备集团层面实行混合所有制。重庆特别主张大型国企整体上市,因为大企业管理链条长、资产情况复杂、土地等资源多,难以在短时间内估值。但在上市过程中,其信息公开,社会关注,价值就能得到更公正的估计。上市后转让股份也简单。

  全国人大代表,浙江省物产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王挺革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浙江物产集团现在有400多家企业,但现在全资公司只有4家了。物产集团总部虽然还是国有全资公司,但我们下属的企业99%都搞股份制,有民营股,也有高管和骨干股。

  王挺革提出思路,作为省一级的大企业,需要解决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需要确定在这么多的国有企业里,哪些宜强,哪些宜留,哪些宜退?哪些需要全资,哪些需要绝对控股,哪些需要相对控股?第二个问题是要明确加快同一类型企业的专业化合并重组,引入社会股东,不仅是解决资金问题,更重要的是要引入好的合作团队。

  全国人大代表,娃哈哈集团董事长宗庆后则提出建议,在当前的国有企业改革中,实现全员持股,让普通员工真正成为国有企业的股东和主人,是国企改革最好的方法之一,可以解决之前企业上市、民营参股等措施都未能真正实现的让经营者、员工成为企业主人的问题。澳门六合开奖记录